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Is me

未央の草物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李煜的词(上)  

2007-09-19 17:34:56|  分类: my dream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自接触词始,就喜欢上了李后主的词。也写过一点自己对后主词的感慨,却总觉得是少年不识愁滋味——那些为赋新辞强说愁的感慨太流于浮面。不解词里的深意,又何谈与之共鸣?

随着年纪的慢慢增长,人生虽算不上丰满,也有了自己浅薄的阅历。有时候朝寒露重,有时候伤春悲秋,失意之处长吁短叹,得志之时轻狂作态;目睹了亲人去世,也体味过了人生种种无可奈何的哀伤。如此这般,恣意轻狂过,也疯狂的痛过伤过,大哭过也大笑过,渐渐的开始感觉到了生命里的一些滋味,厚重的与轻浮的,一点一点,把人生赤裸裸的真实展现出来

直到这样的时候,才能咀嚼出李后主词里一些不能为少年所理解的滋味。于是再看了一遍南唐二主词,再写下一些感慨,试图能让自己的理解更深刻一些。也或许10年20年后,此时的深刻,彼时将是笑话一则,可是若不写下来,将来的自己,一定会淡忘了这一刻的某些心动与领悟,那或许是未来的自己,再也不会有的心情

从一开始接触词直到现在,都不太爱看香艳的词,但是总是记得他的那句“刬袜步香阶,手提金缕鞋。”史载这一句词是描写李煜与小周后幽会时候的情景的。于是总会浮想联翩,想象一个大胆的美丽少女,避开众人的耳目溜出去与情人幽会。紧张又刺激的心情之下,深恐脚步声惊醒其他人,于是连鞋也脱了提在手里,只着单袜轻悄悄的走下殿前的台阶向她的情郎而去。想必没有男人能抗拒这样的美人和这样的幽会吧?!

即使李煜深爱着他的大周后,也无力抵抗这样的诱惑,何况那美人也是温柔而多情的。于是在我的心里,既恨李煜的用情不专与背叛,复又爱这词句的精致婉约,爱那词句里轻怜蜜爱的情境,矛盾的心情交织,我只好选择忽略李煜前半生的几阙香词艳曲。因为不能忍受他与大周后的爱情之间,还有另一个女人的存在。

真正喜欢上这个亡国后主的词作,是因为一阙《相见欢》

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。

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

胭脂泪,留人醉,几时重?

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。

年少轻狂的时候,迷恋这阙词里的胭脂泪、人生恨,想象若干年后,我也会怀着“人生长恨水长东”的心情慨叹着匆匆凋谢的春花与生命。那其中不可名状的哀惋如丝如缚,攫住了少年时候的愁绪。

就是从这阙词开始,我喜欢上了这个伤感的词人和他满腹愁情的词句。彼时一点也没有意识到,这个国破家亡的词人心里,岂止是伤感而已!!

及长,念到了更多关于李煜的生平介绍,看到了更多关于他的褒贬不一的说法,有人说他“性骄侈,好声色,又喜浮图,为高谈,不恤政事。”(注:就是说他骄奢淫逸,无德无能,不问政事。)又有人说他“为人仁孝,善属文,工书画,而丰额骈齿,一目重瞳子。”(注:“一目重瞳子”是指一个眼睛里有两个瞳人。古人认为这是生而异相,帝王富贵的象征,上古大帝舜即为重瞳子。这里的意思是说他善良仁慈,才学出众,并且面相为帝王之相。)

两种说法冲突又融合,我既吃惊又迷惑,不明白这样一个词人,为什么竟会有这么多的说法?

我想要了解他的生平,于是有关于他的正史和稗记我看到一点,就记下一点。渐渐的,我开始明白,在这个词人的内心世界里,有着太多不能诉诸语言的悲壮,那不是少年的薄愁,也不是爱情的哀伤,那是更加深远而无边的痛楚:国破了,家亡了,身为一国之君的他被软禁在宋朝的国土上形单影只;他不再是帝王,不再是“后主”,他只能偏安着他虚伪的违命侯的头衔独自孤寂;故国已不在,昔日光景一去不复返,他的南唐随着城破之日变成了历史。这样的人生巨变,郁结在多愁善感又懦弱犹疑的李煜心里,不能说也不能诉苦,所有的压抑和悲痛只能抒写在他的词作里。

而这样的心境与人生的巨大转折,才使得他的词迸发了无与伦比的魅力,这种魅力是一个国家的鲜血,和一个亡国之君的眼泪成就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